567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第一猪 > 第五十七章 穿越者的拿手绝活

第五十七章 穿越者的拿手绝活

 热门推荐:

三寸人间里的眼泪是谁的https://www.567txt.com/f91d1/4e095bf84eba95f491cc7684773c6cea662f8c017684/1634988418.html

    “常老师,你也想拦我?”

    朱有才一直开着天眼秘术,不等常月灵飞近,便厉声喝问。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愤怒过。

    可朱有才却没意识到,自己这一声老师,格外亲切,令常月灵从杨一峰带给她的郁积之气中稍稍冷静下来,御剑上前,低声道:“不要再靠近了,周围埋伏了很多,很多我的同道。”

    即便不用天眼秘术观察四周,朱有才也能猜到,可常月灵主动说出来,就是另一码事了。

    别人敬我一尺,我敬别人一丈。朱有才平复心情,让大猫放慢速度,亦低声回应:“哼哼,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救我师弟。”常月灵两眼一红,“像上次救我一样,救他,他,他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朱有才下意识就要说杨一峰不是好人,死有余辜,可转念一想,说这些废话干嘛,冷冷道:“先放了小黑,这事儿,我应了。”

    常月灵欣喜若狂,正要回头喊杨一峰过来,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,却听四周劲风呼啸,能量涌动,随着几缕光华闪烁,竟有十余名不同宗门的炼气士赶至,并各持兵刃,将大猫团团围住。一人持剑大笑道:“常师妹干得漂亮,用话术将这两个无耻妖孽留在村子外,待会儿我等除魔卫道,就能放开手脚了!”

    又一人手捻长须道:“常师妹说到做到,果然引来了两个装神弄鬼的妖孽,贫道佩服。待会儿我等联手将其尽诛,常师妹应为首功!”

    其余炼气士皆点头附和,仿佛已经将朱有才几个宰了,正站在猪肉铺子前分猪肉呢。

    强敌环伺,满含敌意的道炁铺天盖地,墨蓝色的苍穹也似乎跟着扭曲变形,朱有才多少有些紧张,故而暂时沉默以对。猪六戒则战意勃发,灵发扫帚般倒竖,浑身真气狂涌,显然做好了血战一场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各位师兄,师弟,请听月灵一言。”

    常月灵心中愠怒,然毕竟是修道之人,不会轻易将情绪外露,除非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她做了个环揖,沉声道,“诸位的好意,月灵心领了。只是,咱们之前不都说好了吗?月灵要凭一己之力,擒住猪妖,给诸位,给村民一个交代。倘若月灵不敌,诸位再现身,可现在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一个红脸的炼气士长笑道,“是我等心急了,常师妹勿怪。不过,我等发现只来了两个猪妖,生怕他们另有诡计,这才临时改变计划,快刀斩乱麻,岂不善哉!”

    “是极是极,”一紫袍炼气士手抚长剑,气气道,“这猪妖卑鄙无耻,犹胜深山妖族,百姓受其蒙蔽,家家供奉,长此以往,恐生祸事!”

    “师妹让一让,诸兄在此,岂能让此妖之血,污了你的宝剑!”

    “杨师弟的事,我等都记着,先将猪妖擒住,再给他祛毒疗伤!”

    “妖族皆心狠手辣,我辈当更心狠手辣,才能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“师妹断不可轻信妖言,更不能妇人之仁,否则悔之晚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个老男人喋喋不休,直说得常月灵怒火中烧,明白哪怕偷偷用了隔音符,自己与猪妖说的话,仍被这些人一字不漏地偷听过去,这才倾巢而动。或许,他们确实是怀着好意,害怕自己上当受骗,担心猪妖溜走,可是,这种做法不仅把自己当成了小孩子,更让自己在猪妖面前,丢尽了脸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常月灵扭头看向朱有才,却发现后者竟犹如在听群口相声一般,津津有味,满脸笑容。不禁一愣,这小猪妖,难道被吓傻了吗?

    朱有才察觉到她的目光,冲她一笑道:“常老师,听见没有,这些人,是为了你好哩!”

    一个“哩”字,尽显揶揄之意,常月灵的俏脸一直红到脖子根儿。只听对方又道:“既是如此,那请你退一退,退到你来时的那棵树上吧。哼哼,我答应你,无论输赢,我都替你师弟祛毒疗伤!”

    朱有才的语气变得无比郑重,常月灵感动之余,百般不是滋味。可她一介女流,与众人辩也辩不得,打也打不得,只能深深望了朱有才一眼,扭头退回了树冠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,心中有了新的决断。刀剑无眼,拳脚无情,若在打斗之中,这些其它宗门的炼气士欲置小猪妖于死地,自己说什么也要冲出去救他!

    可这样做,到底是为了师弟,还是有别的原因在里面,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无耻妖孽,饶你诡计多端,今日也决计逃不出我等的手掌心!”

    “方圆十里之内,我等已设下紫玄困阵,你绝逃不脱,更不可能有人来救你!”

    “束手就擒的话,先给杨师弟祛毒,然后去诸村说清你的阴谋,贫道赏你一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若敢负隅顽抗,非但死路一条,我还会抽出你的三魂六魄,让你受尽阳阳两界酷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有才让常月灵闪到一边,其实也是留条后路,他就不信常月灵会任由自己被这些炼气士打死,这样的说,她那王八蛋师弟就准备陪葬吧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炼气士们此刻已占尽优势,却一直嘴炮,没有立刻动手,这就有点不合常理。朱有才虽觉得有些古怪,可由于精神高度紧张,一时也猜不透敌人的真实用意。

    不过,耽搁的时间越久,猪二戒和猪七戒及时将兵刃送来的几率就越大,因此他只留神戒备,无论炼气士们说什么,全都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倘若朱有才知道这些炼气士的真实想法,准能笑破肚皮。

    炼气士们之所以迟迟不动手,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,竟是由于害怕未知因素,而这个未知因素,居然还有名有姓的,叫做赑屃。

    那日在蜂巢旁边一战,引发了一个朱有才猜想不到的蝴蝶效应。各宗门的《历练纪要》明文记载,倘若条件允许,要在与妖族战斗之后,尽可能回到战场搜集资料,从而未雨绸缪,决胜未来。因此,在赑屃载着猪之队和俘虏杨一峰离开后不久,几个炼气士跟偷地雷的鬼子似的,壮着胆子过去搜集情报。

    他们最大的收获,就是一堆肉酱底下,那张用过的卫生纸般的阴兵炼血符。

    经过高手鉴定,这张邪符与其主人,是遭到一种高阶仙家法阵的攻击,才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!

    分析一出,所有炼气士皆面无人色,当时就有几十人借口“兹事体大,须立即回禀宗门”,仓皇御剑离开。留下来的炼气士尽管也很怕,可他们倒也挺有种,觉得出来历练,要是遇到危险便望风而逃,轻则名誉受损,沦为炼气界笑柄,重则产生心魔,道途毁矣!

    这些人镇定下来后,先找到蓝家兄弟打听情况,再一仔细推敲,得出一个推论。

    那可怕的仙家法阵,应该跟装神弄鬼的猪妖们没有关系,毕竟,当时的战斗异常激烈,且人族一直牢牢占据上风。倘若小猪妖们真那么厉害,何必演这么一出戏?玩呐!

    由此基本可以肯定,那仙家法阵多半是被倒霉的阴兵符主无意中触发的。毕竟,上古以及更久远时期,无数种族残酷厮杀了上百万年,甚至更长时间,乾坤之内的千山万水,都曾被布下各种类型的法阵。历经沧海桑田,无数时光,人族成了乾坤的主宰,可仍有一些强大的法阵残留至今,偶尔会被触发,导致恶性事件的发生。也就是说,这种事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推测到这里,炼气士们都稍稍松舒了一口气。既不用过于忌惮猪妖,也不必害怕产生心魔,可谓一身轻松。至于那些第一时间当了逃兵的同道中人,前者皆很默契,谁也不打算告知他们这件事情。换言之,不带他们玩了。

    结论虽有了,可炼气士们依旧不敢小窥一众猪妖,尤其是有人发现猪妖们居然长了一脑门飘族的灵发,这事情就透露着诡异,弄不好和那个神秘出现,又神秘消失的地宫大有关联。

    再进一步推测,那高阶仙家法阵,会不会也跟神秘地宫有关呢?这玩意儿谁能有个准信!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有的猪妖居然拥有奇门兵刃,有的猪妖不怕五毒散,还有的猪妖,竟能无师自通,学会蓝氏兄弟的绝活。总而言之,这些猪妖身上的谜团太多了,再加上他们那种匪夷所思的运气,所有的一切,便是出现今天这么大阵仗的原因。也是炼气士迟迟不敢动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场战斗之中,实力固然重要,可勇气同样重要。像常月灵那样的“求和派”,肯定是不行的,但不战而屈人之兵,岂非上策?若能设法吓得小猪妖跪地求饶,可省去后续许多麻烦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就算吓不倒他,亦可多拖上一些时候来做各种战术分析,同时,还能喊来更多的帮手,掺和进来的人越多,自然就相对越安全。

    这便同朱有才想到一块去了。于是,这荒诞的一幕持续地越来越久。到最后,果然又赶来二十多个炼气士,见前面的人一直没动手,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,都在旁边察言观色,实不实还插上一句嘴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群口相声了,而是春晚的群口相声。

    朱有才这边,看着饕餮气罩之外,整整一堆的炼气士,操着兵刃,将自己团团包围,叽里呱啦说个没完,他表面云淡风轻,实际都快被吓尿了。哪怕已与藏在地面犄角旮旯里的猪二戒取得联系,知道他和猪七戒取来了兵刃,也不敢去拿,生怕稍有不慎,打破了某种诡异的平衡,双方一不小心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能先将饕餮真气运转到极致,能扛多久扛多久。不这样不行啊,炼气士们的道炁持续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,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其实早已展开。

    就算把常月灵反水的可能性也算上,真打起来,自己依旧一分胜算都没有!

    朱有才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若真撑不住,那就拼死一搏!横竖要拉几个垫背的,黄泉路上也热闹些。

    天色将亮未亮,这个时刻很快到来。朱有才感觉到包裹着自己、猪六戒和大猫的饕餮气罩正在变薄,体内的气息也稍有紊乱,脸上的肌肉也开始抽搐,他知道,自己马上要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突然,他瞥了一眼天空,只见风卷流云,露出了一抹鱼肚白!

    霎时,似有一道闪电刺入了他的脑海,朱有才灵光一闪,紧跟着,竟仰天大笑起来,“哼哼哼哼!哼哼哼哼!”

    炼气士虽人多势众,可他们的压力也不小,借竖起耳朵听一人正慷慨陈词来缓解,朱有才肆无忌惮的笑声,吓了他们一跳,纷纷将道炁运入兵刃,顿时器芒万丈,几乎掩住了即将喷薄欲出的日光,如同一道雪亮的追光般,全打在朱有才的身上。

    正在废话个没完的炼气士猛一挥浮尘,怒目喝道:“兀那猪妖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朱有才没有理他,哼了两声,缓缓环顾众人,泰然自若道:“诸位都说累了吧?我来唱首歌,给大伙助助兴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妖族焉懂音乐?莫污了我等的耳朵!”之前那个红脸的炼气士扬剑指着朱有才,怒斥道,“你又在装神弄鬼,难道真的以为我等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朱有才身旁的猪六戒突然盘腿坐下,双蹄扯过自己的灵发,待一绷紧,便摇头晃脑地拨弄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炼气士们从未听过的玄妙韵律,甫一传入耳中,众人身体皆是一麻,甚至有修为较浅的,直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大伙儿捂住耳朵,捂住耳朵,快……”一人察觉不妙,大声提醒,可就在此时,竟由地面处传来两股奇异的道韵。众炼气士心中凛然,皆低头瞧去。

    只见又有两只小猪缓步走出林间,一个向南走,一个朝北去,并且都是一边走,一边将两个奇形怪状的兵刃当成乐器演奏,浑不把漫天的炼气士当做一回事。

    三种乐器彼此配合,交相辉映,合奏出一首众人闻所未闻的,只能用仙乐来形容的曲调,既大气,又悲壮,让在场所有数十年如一日闭关炼气、刀头舔血的炼气士们,尽皆如痴如醉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正当前奏solo即将抵达高潮时,红日猛地跳出云海,天地间蓦然大亮,瞬间盖住了所有器芒,朱有才早已提前一步,命大黑飞到东边,他以肉躯承接第一缕阳光,身体与日同辉,简直令任何人都无法直视,内心更受到无以伦比的震撼。

    九霄云上坐,大日耀金身。三招灭混沌,一曲定乾坤!

    朱有才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,心中十分满意,他将自己的猪腰子挺得更直,宝相庄严地说:

    “带来一首《道道道》,希望大家喜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