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第一猪 > 第五十六章 禽兽不如

第五十六章 禽兽不如

沐刃晓尘创作的《西游第一猪》, 第五十六章 禽兽不如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无耻妖孽,竟敢偷袭!”

    “大胆妖孽,吃我一剑!”

    “尔等鼠辈,还不束手就擒!

    “信不信道爷我整死你们!”

    正在地面上围攻那黑熊怪的炼气士,也都是些“热心肠的”,听到姓苏的呼喊,立时瞧见同伴小戴已受妖兽“无耻暗算”,个个义愤填膺,仅留下一人继续收拾那遍体鳞伤的黑熊怪,其余四人尽皆飞起,气势汹汹奔猪之队而去。

    霎时间剑光四射,黑烟弥漫,电闪雷鸣,颇有气势。不用问,又有无数草木禽兽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朱有才靠着兄弟们配合,这才伤了一名莽撞的炼气士,见又有几人扑来,他哪里敢恋战,当下催动大猫全力遁逃,这次是真的逃。

    可若是让他跑了,天大地大,炼气士们的脸却往哪里放?

    数十张黄色符纸飞上暗蓝色的天空,有的爆炸,有的放出结界拦截,还有的变成纸人进攻,无边的苍穹顿时变成杀机四伏的迷宫。

    四五个不同造型的法宝摆在不同的方位,有能喷火的,有能放电的,还有的发出尖锐刺耳的啸声,闻之几欲作呕。

    几名炼气士手中的兵刃也奇形怪状,有的扬手便是一道剑光,有的能连续放出风刃,还有一人手持招魂幡,挥动之间黑烟滚滚,转瞬化作无数幻影,将猪之队重重包围。

    骑在大猫身上的朱有才三个,犹如掉进波涛汹涌的大海,晕头转向,腹背受敌,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,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逃离。

    在树林间拼命奔跑的猪四戒和猪六戒,亦觉得步履维艰,在树上腾跃,则树断;落到地上,则土陷,即便是用獠牙秘术和灵发秘术还击,敌人凭借着更为默契的配合,以及盾牌之类的防御武器,让一切攻击通通宛若瞎子点灯——白费蜡!

    朱有才暗暗叫苦,他其实还有最后的手段——当然不是一有事就没影的私人保镖龙龟赑屃。可眼下被炼气士们死死缠住,这手段根本无从使出!

    一个纸人蓦地从一股黑烟后杀出,一棒砸中了大猫,后者悲鸣一声,身体不由自主地翻滚,朱有才瞬间掉了下去,还好反应迅速,急忙在空中扭动身体,跳到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然而,早就有两个炼气士等候在此,立即御剑来追。朱有才连抬头去看大猫在哪儿的时间都没有,只能亡命奔逃。生死关头,忽听一声大喝:“兀那小猪,我儿就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朱有才浑身一震,发觉这声音近在耳畔,且非常耳熟,侧脸一瞧,不禁大惊失色:“花熊老大!”

    却见那“黑熊怪”身上血流如注,左肩上更插着一柄长剑,大吼一声的同时,一掌劈出,将剑的主人,那炼气士的脑袋登时拍进了胸腔。而汩汩流出的鲜血,洗去了皮毛上附着的灰烬,露出一撮撮白毛,转瞬,又将其染成扎眼的红色!

    朱有才恨不能给自己一蹄子,自己竟然看岔了!由于太迷信天眼秘术,以至于近在眼前的熟人都分辨不出。

    战场岂是分神的地方,巨大的纸人从天而降,持棒向他脑袋砸去,花熊老大怒吼一声,劈手连棒带人扯过去,“刺啦”一声撕作两截。

    又有一名满嘴黑齿的炼气士哇呀呀叫着,御剑从后赶来,却是个使鞭的。只一鞭,便抽得花熊老大背脊皮开肉绽,他闷哼一声的同时,竟用背阔肌夹住那鞭子,再一用力,炼气士就从飞剑上掉了下来,被花熊老大一把抓住头脚,生生扯断,大量内脏器官随着滚烫的鲜血喷出,场面骇人无比。

    其余炼气士被吓得不敢靠近,都站在浓烟之后,利用法宝和符纸进攻,花熊老大拔起一棵碗口粗的树木,将所剩无几的妖力附着于其上,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来回横扫,把敌人的杀招一并挡下,接着扭头催促:“小猪,快走!”

    朱有才从震惊中回过神,眼角余光瞥见猪四戒从右边一个窟窿里探出头,知道这便是此山地道的入口。刚才他用天眼秘术隔山观察的时候,就发现了山体内部的结构,本以为用不到,却还是用到了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猪二戒和猪七戒乘着大猫一呼啦全飞了进去。朱有才急道:“花熊老大,一起走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花熊老大骂道,“我要是走了,咱们都走不了!快滚,去救我儿子!”

    朱有才清楚这是实话,若都钻进去了,不就有可能被炼气士堵个正着?只能眼含热泪,道声保重,扭头跳进了窟窿。

    大猫就在下面等着,朱有才直接落到其背上,然后运起天眼秘术,指挥大猫在黑暗狭窄的地道中左冲右突,丝毫不敢降速,若遇上土坯石块等物挡住去路,尽量先放出獠牙将其击碎,实在来不及,就让大猫去撞。

    朱有才此刻救人心切,又跟大猫还没处出感情,自然不会考虑后者是否会受伤。

    飞了半个多小时,大猫终于钻出一面峭壁,重回苍穹,此时天色又亮了不少,可太阳至少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升起。

    朱有才目光灼灼,猛然发现,大猫的脑门上全都是血,鸟喙也歪了,稍稍有些不忍,输了些饕餮真气过去。大猫犹如吃了十全大补丸,再度精神振奋,箭矢般朝福陵山脉外围飙射而去。

    福陵山脉仅缓冲带有近十座山峰,占地三百余里,若靠步行,从高老庄走到深山与缓冲带的边界处,至少得走五六天。幸而朱有才一般在缓冲带中间地段居住,如今又有大猫代步,只飞了不到两个小时,便来到最靠近高老庄的第一座山峰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尝试与猪三戒猪五戒联系,却并无回音,只好让猪二戒和猪七戒下去。

    硬闯人族聚集地前还要分兵,实属不智。可磨刀不误砍柴工,让两个兄弟下去的目的,便是去地宫偏殿取来兵刃。

    为了救花熊小黑,哪怕是龙潭虎穴,朱有才也决心闯一闯,能用的装备,自然要全部用上。

    等二猪离开,大猫登时飞得又高又快,朱有才的心情越发激动难抑,为缓和一下气氛,朱有才回头笑道:“六哥,就剩咱俩了,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?”

    猪六戒的性格偏激,猪狠话不多,所以没有理会,只凝神瞧着前方。朱有才略觉尴尬,自己找话道:“很好,很有精神,保持住!”

    随即望向来时方向,喃喃道:“四哥,花熊老大能不能保住性命,就看你的了,不过,能救则救,事不可违,也要懂得变通。”

    被花熊老大催着离开时,朱有才还是有些于心不忍,便让猪四戒继续躲在地道入口处,见机行事。虽知可能性微乎其微,可他还是不想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花熊老大,我一定会救出小黑。

    朱有才在心中暗暗立誓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立了一个誓。

    救出小黑后,我要是再多管闲事,我就是赑屃他老娘那边的亲戚!(赑屃托作者给朱有才带个话:你现在知道为啥你一有事就找到我了吧,不礼貌!)

    就在朱有才赌咒发誓之时,高老庄外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冠里,传出几声有气无力的咳嗽,接着响起一个病恹恹的声音:“师姐,木母,咳咳,我是说猪妖,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师弟,他一定会来的。那天我看得清清楚楚,就是他和一个螳螂怪联手将这小熊妖救走了。他一定,一定回来的!”

    绿色的树尖上,青袍黑剑,金蝉盘旋,常月灵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,却面不改色心不跳,更何况在她看来,自己说的基本属实,至于具体是谁救谁,这种细节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有时男人真得很难理解女人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常月灵低头看向树冠里面,昏死过去的小熊妖,和自己心爱的师弟靠在一起,后者面色青紫,满口烂牙东倒西歪,还传出一股恶臭,跟那些小猪妖的猪鬃的气味差不多,令她有点儿想吐,可更多的是心疼,是难过。

    师弟,他不会变成一头猪吧?

    常月灵的脑海中,蓦地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。紧跟着用力摇头,让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。她将手里光秃秃的剑柄握得更紧,目光也愈发坚定。

    不能再让师弟痛苦下去了,今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都要让那小猪妖将师弟身上的毒,全给祛除出来。只要他肯同意,就把他的朋友还给他,大不了,再教他一千个,一万个字!

    “师姐,咳咳,他们来了!”杨一峰双眸一亮,扶着树干站起,神情复杂地提醒。

    “师弟,那是一只猫头鹰。”常月灵也看到了,心中却一阵失落,耐心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大的猫头鹰吗?肯定是妖兽!妖兽敢来这边吗?肯定是受人驱使!你说是谁在它背上,是谁?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杨一峰突然暴跳如雷,一边咳嗽,一边大吼。他以前觉得自家师姐很傻很天真,故而予取予夺,自己随心所欲。可此时此刻,却觉得这种傻格外讨厌,恨不能一剑戳死她。

    常月灵被吓了一跳,随即意识到,师弟是被病痛折磨成这样,心中一黯,也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,点点头道:“既是如此,我去会会他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娘的能往哪走,这是树上!”杨一峰又吼道,“还不快去,想让别人抢先吗!”

    见到大仇人来了,他愈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紧跟着,蓦地想起自己那日光着腚与师姐相见之前,模模糊糊听到的一些话,不禁背脊发凉,浑身发抖,抖得太过剧烈,连树冠也跟着抖起来,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昏死过去的花熊小黑,差点被颠地从树枝上滑下去,杨一峰手疾眼快,一脚踩住,可下一瞬,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,于是泄愤似的用力碾压小黑的胸膛和四肢,咬牙切齿道:“咳咳,你有人救,我没人救,你很得意是吧?”

    “咳咳,踩死你!踩死你!让你被救回去,也只能当一辈子的残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