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第一猪 > 第四十二章 大逼斗子

第四十二章 大逼斗子

沐刃晓尘创作的《西游第一猪》, 第四十二章 大逼斗子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明知女魃一族的圣女倩七是敌非友,朱有才却仍留一线余地,其实还有一个深意在里面。

    如今地宫正门一带,已被人族炼气士找到,并下了许多符在里面。而偏殿后门附近,设有防水的法阵,炼气士也会不时在周围逡巡。因此,现在不宜前去偏殿拿回兵刃,以免暴露。

    暴露自身倒还是其次,主要是怕暴露偏殿的后门。至于“前门”,长期生活在地宫内的女魃族人,饿死都打不开,那些低质量人族炼气士又能有何作为?

    即便他们中有人回禀师门,想找高手过来强行进入,总得需要时间。只要自己多加留意,抢在他们之前,搬空宝库就万事大吉。

    倩七若识时务,不靠近地宫,那自然皆大欢喜。可是,若她觉得自己头铁,非要“常回家看看”,那对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不幸,自己只能深表遗憾。

    最好帮自己将炼气士的注意吸引过去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就在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的时候,朱有才却不知道,一场针对他的捉妖行动,已以一种想不到的方式,正在徐徐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高老庄内,地势较高的一个土包上,望着缓缓退去的山洪,常月灵疲惫的面容上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随即瞥向一侧,心疼地说道:“师弟,你若是累了,就找个地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儿挺好。”杨一峰笑着回应,随即摸出一个酒囊,挺直腰板,仰头大口大口喝酒。

    若在平时,这副阳光面孔和豪迈举动,非引得常月灵心中小鹿乱撞不可。可后者此刻却发觉,师弟的腰杆似乎怎么挺也不直了,而且面色惨白,一副病痨模样,更糟糕的是,那两排原本雪白整齐的牙齿,已变成参差不齐的黄板牙,几乎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常月灵清楚,这是中毒后遗症。故而,师弟杨一峰对那几个小猪妖恨之入骨,并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常月灵一直在设法补救,不仅对杨一峰更好,还用青鸽传书回宗门,执意留在福陵山脉多历练一些日子,其真正目的,是想再次遇到那个脑门上有黑斑的小猪妖时,与其继续交易,换取对方为自己师弟祛除余毒。

    这也即是两天前,她阻止杨一峰对小猪妖出手的另一重要原因。关系万一闹得太僵,假想中的交易容易提前夭折。

    当然,出手相助的根本原因,还是小猪妖当时的行为,深深震撼了她。

    妖族之中,难道真有好人吗?

    她正在胡思乱想,土包之上,走来二十余村民,为首的正是高老庄的老里正,在他带领下,百姓们不住作揖,发自内心地感谢站在这儿的几位炼气士。

    这本是鱼水交融的感人画面,谁曾想,杨一峰却瞥见一个村民身上,背着一个口袋,后者一弯腰,露出布袋里物事的一截。

    赫然是猪妖的木雕!

    血一下子冲到了脑子里,杨一峰瞳孔骤缩,将酒囊狠狠摔在地上,大步走过去,一把扯过袋子。村民猝不及防,被拉了个四仰八叉,哎呦呦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“仙长,怎么了?”老里正忙问,可一瞧到杨一峰手里的东西,不敢再说话了。他狠狠剜了倒在地上的村民一眼,心说没有眼力价的蠢物,来拜谢炼气士,居然还带着木母神的雕像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杨一峰攥着木雕,阴沉着脸问。

    村民们都不敢答话,倒在地上那人更绝,索性两眼一翻装昏过去。常月灵见气氛格外紧张,忙出来打圆场:“估计是村民用来劈火取暖烧水用的,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杨一峰却似没听见,甚至没有瞧她一眼,挥舞着木雕吼道:“不是跟你们说了吗?这不是什么木母神,这是猪妖!山洪就是他引发的,然后他又出来装好人,博取香火供奉!”

    “师弟,现在暂时没有确凿证据,能够证实这一点。”常月灵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有道是“听锣听声,听话听音。”常月灵这句话已经够委婉了,甚至还有点偏向杨一峰。山洪本是大雨所致,乃自然规律,是四海龙族禀承代表自然规律的天庭旨意所降,岂能怪到猪妖身上?那猪妖若真有这本事,干脆入天庭当个水军大元帅多好,何必缩在一座乙级山脉受罪。常月灵虽清楚这一点,可还是在暗戳戳提醒杨一峰,要先去找证据,否则,说出去的话没有说服力,那就是个屁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”

    若在往日,奸猾如杨一峰,断不可能听不懂师姐的深意,可今昔非彼,他竟真没听懂。猛然扭头,气冲冲道:“师姐,妖族没有一个好东西,你不知道吗?若非妖族在鹿林在那里设置结界,令山洪只能向外流,岂能一连淹没几个村子!”

    “师弟,那是深山妖族干的事儿。”见师弟竟当着外人的面儿,冲着自己来了,常月灵面子上有些挂不住,可还是忍住怒气道,“缓冲带的妖兽没这本事,他们跟深山妖族也没多少关系。”

    时至此刻,常月灵还觉得杨一峰只是由于被病痛折磨,所以才失去了往日的正义感和机灵劲儿。毕竟,万爱丹事件上,后者还曾替猪妖说过话。至于那次在山谷外诈计逃走,也只是想去附近找帮手,事后也第一时间邀请同道一起去填了那山谷中的树妖。

    这两天更是任劳任怨,和自己一起竭力帮助受灾的村民。

    “妖就是妖,是妖,就肯定一个鼻孔通气!”

    曾几何时,杨一峰不管内心多么阴暗肮脏,至少在人前,确实表现得像一个优等生,可此刻,或许是被社会毒打得太狠了,使他彻底丧失理智,无法再周全地思考问题。他的脸色病态般嫣红,嗓门也越来越高,吸引了几个远处的炼气士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”杨一峰尖着嗓子继续叫嚣着,“如今异宝即将出世,深山妖族意欲染指,频频出现在缓冲带各处,你还敢说那些长毛的妖兽跟深山妖族没有瓜葛?”

    见不少炼气士都朝这边走来,常月灵大窘,低声道:“师弟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峰却仍旧不依不饶:“就算二者没有合流那又怎样,自古人妖不两立,斩妖除魔乃是我辈要务,师姐你岂可人妖不分,正邪不辨?”

    “柳道兄他们说,缓冲带下面有个巨大的地宫,说不定就是深山妖族留在这里搞破坏的据点,那猪妖来去自如,肯定与其大有关联!”

    “那猪妖看似还是个小乳猪,一身邪功却极为高强,而且巧舌如簧,工于心计,这样的妖兽,若无强大背景和极深的算计,怎会将我等玩弄于鼓掌之中?”

    “村民们容易被小恩小惠所愚弄,看不清形势,倒也罢了,师姐你怎也被他骗了,师门教诲你全忘了吗?”

    杨一峰声色俱厉地说个没完,常月灵涨红了脸,一时无法反驳,可心中的恚怒也越积越多,已然快忍不住了。就在此时,杨一峰讲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:

    “师姐,你该不会,该不会爱上他了吧!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常月灵彻底炸了,一抄手,“啪”的一声,赏了杨一峰一个大逼斗子。

    耍剑之人,手劲极大,她又在盛怒之中,只一下,就打得杨一峰脑袋往右一歪,“噗”的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,回过头来时,左脸颊已肿得像个馒头。

    仓啷一声,银蝻剑出鞘,化为三十六只银色蝗虫,就要射向常月灵。

    可在最后一秒,杨一峰还是控制住了自己,并让银蝻剑又飞回鞘中。

    不控制住自己也不行啊,真打起来,绝对干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村民们都低头不敢看,可其它宗门的炼气士,有几个实在忍不住想笑,只能不住咳嗽,借以掩饰。

    常月灵双眸喷火,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师姐你打我?你居然打我?”跟肥皂剧里的娘们似的,杨一峰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,捂着脸委屈地说,“打人,打人是不对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