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第一猪 > 第二十七章 妖族生意经

第二十七章 妖族生意经

沐刃晓尘创作的《西游第一猪》, 第二十七章 妖族生意经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长着四只耳朵的猴子,朱有才没听说过,但某个长着六只耳朵的猴子,在西游原著中,那可是大大的出名!

    一时间,朱有才悚极,这个孙右,别是六耳猕猴……的幼年版!

    他脑补不断,想想又觉得不大可能。孙悟空从起高楼到楼塌了,已经几百余年,那个身份扑朔迷离的六耳猕猴,要么压根不存在,只是前者的心魔,或是如来的某种神通。

    但若真的存在,绝不会这么拉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可能。这个四耳猴,难不成是六耳猕猴和普通猴子的种?六只耳朵和两只耳朵平均一下,可不就生出个四只耳朵!

    正当朱有才为自己的生物学大发现而欢欣鼓舞,四耳猴孙右已手忙脚乱地将黄头巾戴回头上。可这在朱有才看来,已是欲盖弥彰,双眸光芒一闪,又瞧见这猴子的脑门顶,一片焦黑,跟被大火燎过似的。

    这种小事儿,朱有才并未多想。此刻他心里琢磨的是,朋友的敌人,就是敌人,既然你跟六耳猕猴有关系,那就是猴哥的敌人,也就是我的敌人。敌人的货物,那就不是货物了,而是战利品。

    彼时他还阻止赑屃抢酒喝,而此刻,他居然也动起了杀人越货的心思。

    道理,从来都是讲给别人听的。

    “你,你买酒?”整理完头巾,孙右也看清了要买酒的人,顿时目露怀疑之色,“你付得起酒钱?”

    越是没钱的人,越怕别人说自己没钱。自嘲可以,但别人这么说,那就是赤裸裸地看不起人了。

    朱有才顿时杀意更浓,不过也猛然意识到,自己确实没钱。不禁哀叹,不动脑子说出来的话,都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大坑。

    穷鬼穿越了,果然还是穷鬼。

    朱有才一阵悲凉,可他当然不会亲口承认这点,灵机一动,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,等笑够了,将脸一沉:“瞧不起谁呐?哼哼,我天蓬宗会没钱!”

    心念电转间,猪二戒一伙从湖中一跃而出,皆将饕餮真气外放,眼珠子都黄澄澄的发光,黑色的灵发扫帚般支立着,摆出缺月阵型,气势汹汹包抄而来,转瞬将孙右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望着一群个头比自己还小,气焰却极其嚣张的小猪妖,孙右的心里咯噔一下,有点慌神。生意人的狡黠在此刻显现出来,他心想宁欺老,莫欺小,我忍!连忙做了个罗圈揖,陪着笑脸道:“哦,原来是天鸿宗的高足啊,小猴有眼不识泰山,天鸿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天蓬!”朱有才瞪着眼睛纠正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是天蓬,我刚才说的不是天蓬吗?”孙右笑得脸都酸了,可丝毫没降低他的反应速度,寥寥几句,把话给圆了回来,“天蓬宗的实力和财力,实在是如雷贯耳,四大部洲,十洲三岛,哪个不知,哪个不晓?能卖酒给天蓬宗,乃是小猴莫大的荣幸!”拍了拍绿色大葫芦,小心翼翼道,“看几位猪爷都是爽快妖,咱们也别绕圈子了,这样吧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你们是打算付钱,还是以物易物?”

    以物易物四个字,正中朱有才下怀,虽然他啥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之前做过一次交易,就是给螳螂怪托尼提供安保服务,换取对方给猪之队理发。那次没涉及到钱和物,属于技术贸易,故而,朱有才对妖族的买卖方式,丝毫不懂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懂的话,要么装傻,要么装懂。朱有才选择后者,故作老练地问:“哼哼,钱怎么付?物怎么易?”

    四耳猴孙右笑着科普:“付钱的话,天劫灰一两,或地劫灰十两即可。没有劫灰,百两上等宝玉亦可。没有宝玉,千两黄金也可。没有黄金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听完,朱有才就已经傻眼了。这到底是我想抢他,还是他想抢我啊!

    千两黄金买一葫芦酒?你酿酒原料是金子做的,还是酿酒配方是金粒子做的!

    还有,劫灰是什么东东?居然还分天、地两种?

    哼哼,回去问问托尼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朱有才摆摆手,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“谁出来会带这么多钱?你再说说,以物易物又如何?”

    这几头小猪,不会连储物法宝都没有吧?

    孙右泛起嘀咕,却不敢多问,笑道:“以物易物的话,最好是功法、法宝、符箓、天材地宝这四样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一下,意思是让朱有才先挑一个,他再接着往下介绍,免得浪费口水。

    谁知朱有才沉吟了一会儿,说出一句话,差点让他喷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朱有才说:“赊账行不行?”

    你是故意来找茬的吧!

    孙右笑脸一僵,刚要发火,忽瞥见其他小猪妖在侧虎视眈眈,心说好猴不吃眼前亏,忍气吞声道:“实在对不住,店小利薄,概不赊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走到酒旗旁,伸出毛茸茸的爪子,轻轻抚摸着旗面,宛若在抚摸爱人的脸庞。

    朱有才岂能不解其意,这四耳猴是在提醒自己,千万别乱来,大圣爷在看着你!

    朱有才会怕吗?

    ……当然。

    却不是怕孙悟空,而是蓦地想到,若这四耳猴真跟六耳猕猴有关系,而那后者又真实存在的话,以自己目前的实力,绝对招惹不起。至少,不能衅自我开,更甭提杀猴越货,否则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猴哥如今还在山旮旯里“享受”如来的指压呢,若指望他替自己撑腰,到时候,自己坟头草恐怕都三米高了!

    想了想,朱有才试探着问:“既然不能赊账,分期付款行不行?”他打算去找一些天材地宝,有赑屃帮忙,还不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“何为分期付款?”这个词汇挑战了孙右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朱有才给他科普了,听懂后,孙右愁眉苦脸道:“猪爷,莫要为难小猴。”

    没戏了。朱有才叹了口气,见赑屃在旁又鼓起了腮帮子,急忙挥蹄制止他,接着一咬牙,决定使出杀手锏:“那就以功法,我天蓬宗的无上功法入门篇交换吧,哼哼,你附耳过来,我说给你听。价值几何,你自己判断。”

    对朱有才来说,脑海中的饕餮玄功,相当于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白嫖使人快乐,但白嫖来的东西,自然不会太过珍惜。更何况,自己已练到饕餮玄功第二重,第一章的内容便大大贬值,若能凭此换来花果山顶级佳酿,以及龙龟赑屃的信任,等于废物利用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多谢猪爷赐教!”孙右大喜,一脸激动地凑上来。

    朱有才低声将饕餮玄功第一章背了一遍。一开始,孙右的表情还算镇定,可随着前者说下去,他的呼吸慢慢变得粗重,到最后,甚至连毛发都竖起来了,妥妥的“髭毛乍鬼”!

    身为走南闯北的顶级奢饰品经销商,四耳猴孙右当然是识货的,否则,他也不会把“功法”一项,专门列在“以物换物”的范畴之首。

    一葫芦花果山猴儿酒,价值千金。能与这个价位等同的功法,那还了得吗?还没听完朱有才的口传,孙右就知道自己捡着宝了!

    初时他还以为劳什子“天蓬宗”,只是这小猪妖杜撰出来的,因为据他所知,福陵山只是座乙级山脉,迄今为止,只有妖洞,没有妖宗。而现在,他是一百个相信,一千个相信,天蓬宗,是真实存在的!

    若非有妖宗,怎会有妖典?这几个小猪妖,也未见得是福陵山的本土妖兽,或许,真有那胆大妄为的天妖,甚至是妖仙之类的大能,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在别处偷偷开宗立派,而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小猪妖,都是飞扬跋扈,却什么都不懂的妖二代,这才敢拿本门功法秘籍,跑到此地换酒。

    捞着了,真的捞着了,这趟买卖,自己绝对血赚!

    掌握了如此玄妙的功法,哪怕仅仅是入门,自己的将来必定无可限量,更不会再怕那个满口喷火的混账!

    蓦地想起自己的大仇人,孙右的双眸倏地变红,伸手摸了摸差点被红烧的脑袋,他深吸一口气,抑制住过于激动地心情,朝朱有才深深一揖:“多谢猪爷赐教,这葫芦里的酒,都归您了!”

    直起身来,又拍着胸脯保证:“猪爷放心,法不传八耳这个道理,小猴是明白的,小猴绝不会将猪爷您传授的功法,告诉其他任何人!若遇到贵宗的高手,小猴也会主动避开,绝不招惹!”

    又小心翼翼地问:“猪爷,却不知这门功法的名字叫什么?”

    功法都说了,再说个名字又如何。瞥了赑屃一眼,见其注意力都在酒葫芦上,朱有才压低声音道:“此功,名叫《饕餮玄功》。”倒不是防着赑屃,而是怕其在别人的监视之中,毕竟他身上的法阵太过古怪,谨慎一点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饕餮玄功,饕餮玄功?”

    孙右默念两遍,陡然浑身巨震,冷汗湿了一背,他直勾勾盯着朱有才,难以置信道:“这功法竟然是四凶,不不不,我是说,四雄之一的那位大爷所创?”

    无论是四凶,还是四雄,朱有才都是第一次听说。可孙右的话倒给他一个提醒。正版猪八戒留给自己的饕餮玄功,极有可能并非是他自创,而是从同样贪吃贪财的饕餮那里搞来的!

    要不然,为何不叫天蓬玄功、刚鬣玄功、八戒玄功!

    一时间又腹诽不已,这家伙还真会借花献佛,自己的看家本领和趁手兵刃,一样都没留给自己,却直接拿别人的东西送人情!

    另外,听孙右口风,饕餮的名声应该不咋地,这不会才是正版猪八戒不练此功的真正原因吧?

    理了理思绪,朱有才装出一副跟饕餮很熟的样子,故弄玄虚地叮嘱:“切不可对外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“小猴晓得!小猴晓得!小猴绝对不会对任何人透露半个字!”

    只觉得四只耳朵里,宛若流入岩浆般滚烫,胸口更如擂鼓似的,剧烈起伏不定,孙右赶紧再次保证。他用尽全身力气,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又一揖到底:“诸位猪爷请慢慢享用美酒,小猴告辞!”

    说罢,拔出旗杆,用力朝天空抛去,他再用力一跃,竟逃也似的御旗飞走,连酒葫芦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如此,天下妖族皆知,跟四凶扯上关系,实属嫌命长了。

    原因无它,妖族四凶,都是人族四皇的“不才子”,任谁跟他们走得太近,只要被发现,立刻会登上人族的无极格杀榜,而且,名次绝对靠前!

    这种事情,初来乍到的朱有才当然不清楚,假如他一早知道,绝对不会傻到拿这功法换酒,哪怕刚刚知道了,也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追上去,杀猴灭口。而此刻,他望着苍穹,想的却是,敢情什么都可以御的吗?

    朱有才略觉遗憾,他还有好多问题没来得及问。不过也罢,回去问托尼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忽听身边一声欢呼,却是赑屃终于扑到绿色大葫芦前,用嘴咬开酒塞,开始鲸吞虹吸。天地之间,一股难以言喻的酒香肆意蔓延,饶是朱有才在前世从不沾酒,也不由得食指大动,立刻奔上前去,大叫大嚷起来:“给我留点儿,哼哼,给我留点儿!”

    猪二戒几个也赶紧追上,然后齐心协力,试图挤开赑屃硕大的脑袋,要跟他抢酒喝。

    挤着挤着,朱有才逐渐恍惚了。这感觉,像极了当年在大学寝室里,跟梅文华等几个不要脸的室友抢一碗泡面吃,又像在刚穿越过来时的那个猪圈里,跟猪二戒他们几个,伏在老花的腹下抢奶喝。

    酒入愁肠愁更愁,往事滚滚而来,朱有才的眼眶逐渐湿润,眼神也越发迷离。

    他醉了。

    一日一夜后,朱有才终于从大醉中醒来,螳螂怪托尼早已守在旁边,见其睁眼,立即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朱有才发觉自己的脑袋并不痛,而且口齿生香,精神抖擞,于是连连称赞,把托尼馋得不行。

    古代的酒杂质较多,喝之前宜温一温。不过,神魔世界属于高维位面,这花果山猴儿酒更有“齐天大圣”亲酿的噱头,品质自然非同凡响。朱有才咂咂嘴,意犹未尽,心中更是暗暗决定,自己要尽早前赴花果山一趟,不仅为那猴,更为那酒。

    接着,朱有才向托尼讲起买酒的经历,只含糊略过了传功这一段。谁知后者听毕,露出严肃的表情,只用一句话,就让朱有才惊得跳起。

    托尼说:“八哥你们喝的这酒,确实是从花果山出来的猴儿酒,但这个叫孙右的,绝对不是从花果山出来的猴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