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第一猪 > 第二十三章 识食物者为俊杰

第二十三章 识食物者为俊杰

沐刃晓尘创作的《西游第一猪》, 第二十三章 识食物者为俊杰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花熊老大眼里揉不得沙子,火气很大,但常月灵的火气更大。没有本事,只能无能狂怒,身怀绝技,便可以,

    扔一块同样大的石头回去!

    常月灵早就憋了一肚子火,正不知往哪里出,见又有妖族送上门,岂有不趁机泄火的道理?金丹初期尽管仍处于固丹期,不能发挥金丹的全部实力,可运转起来,千斤巨石也轻如鸿毛。大长腿猛一踢,面前巨石炮弹般飞了出去,“轰!”两石相撞,粉身碎骨,爆出发耀眼火光,哗啦啦落入水中,像是下起一场大雨。

    全武行即将上演。

    “走!”朱有才先吐出一口水,又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打得过他!”常月灵不解气地说道。确实,即便没有金蝉剑在手,凭她自身的实力,也无须要干不战而逃这么丢人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朱有才已经跳入水中,猪头露出水面,迅速说道,“少废话,赶紧下来,水下有路,逃出去就把剑给你,也不用你再教了!”无论是熊猫伤人,还是人伤熊猫,都是罪过,朱有才一点也不想看到。

    刚才教了那么多生僻字,常月灵感觉自己快被掏空,听他这么说,立刻毫不犹豫跳入水中,跟着朱有才奋力朝底部游去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一声声怒吼,紧跟着,无数巨石被扔了下来。原来,花熊老大不敢下水,索性借着蛮力,用一块块巨石将水潭表面给封住了!

    潭底更加黑暗,常月灵运足目力,仍什么都看不见。而朱有才的天眼秘术立了功,很快便找到一个洞穴钻进去。常月灵听声辩位,紧随其后,不多时便游到一个相对宽敞的地下溶洞。

    溶洞顶部的矿物质散发出幽幽的蓝光,水中还有一些发着光的五彩鱼族,眼前亮了起来,不用朱有才提醒,常月灵便跳上了湿漉漉的岸边小道,心中啧啧称奇,她从来都不知道,福陵山底下竟是这般美丽景象。

    朱有才以前也不知道,是螳螂怪托尼告诉他的。后者还说,深山中的地下世界,更加神秘而又精彩,若非如此,碍于“契约”无法离山的妖族高手,早就全被憋死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据说以前还有一些大能,用无上妖力在地下开辟了万千妖山之间的秘密通道,使满足条件的妖族不必经过人族领地,便可相互往来,从而解决了妖族的出行问题。

    只要思想不滑坡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朱有才心生感慨。托尼道听途说来的这些秘闻,无论真假,都大大激发了他的灵感。闲暇之余,真的找到了不少地穴地道,乃至地下暗流,从而为自己的“潭水挂机法”增加了一重保障,免得再跟从前似的,遇到某些半夜出来洗野澡的炼气士,又把自己堵在了水底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的炼气士,都像常月灵一样没脑子,在那种情况下,还能被自己反制。

    或许朱有才的腹诽太毒,令常月灵打了一个喷嚏,她揉了揉琼鼻,扭头问:“还要多久能出去?”

    “快到了!”在小道上走了一段后,朱有才又跳回水中,须臾,顺着地下暗流从一个泉眼喷出,丝滑顺畅地回到了地面的小水泊。

    常月灵有样学样,也想从泉眼跳出,谁料那泉眼底宽上窄,竟像铁箍一样,将用力过猛的她卡在中间,动弹不得,连呼吸都有些困难。忽瞥见朱有才在旁边露出贱笑,顿时醒悟,自己又中了对方的诡计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困得住我?”常月灵气得花枝乱颤,默运金丹道炁,准备炸开泉眼。

    “常老师别生气嘛,”朱有才笑嘻嘻道,“你本领太高强,我不得不防。千万别炸泉眼,要不然我有九种法子让你永远找不到我,九种!”

    泉眼最终没炸,可常月灵快要气炸了,尤其是当她想起,自己明明比小猪妖厉害得多,每次却反被其拿捏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好讨厌的感觉!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常月灵忍气吞声道。湍急的水流一直在冲击下半身,让她有种迫切想上厕所的感觉。这种感觉已经几十年没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言出必诺。”朱有才游到溪边,站在草地上,喋喋不休道,“按之前说的,这次的语文课到此结束,我也会将剑还给你。不过,来而不往非礼也,我得给你上一堂思想政治课。妖族也有好人,人族也有混蛋,就比如你那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好为人师最让人讨厌,常月灵勃然大怒,双拳乱挥,砸得水花四溅,“不许你侮辱我师弟!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,朱有才再多说一个字,就是贱骨头。亲疏远近关系在那儿摆着,说什么都没用,就好比花熊老大想杀自己,自己却始终感觉跟对方很亲近,不希望常月灵与其交手一样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个道理,朱有才淡淡道:“那我先走了,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半炷香后,去北面那座山峰,半山腰处有一棵桂树,你的剑就放在上面。”语毕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话虽这样说,常月灵其实已经相信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个小猪妖与她遇过的其它所有妖族妖兽都不一样,不仅身上丝毫没有妖气的波动,而且,说起话来就像老母猪戴胸罩——一套又一套,每一套还有那么一丢丢道理,让常月灵很难用理性反驳,唯有泼妇般大吼大叫,才能让对方闭嘴。

    大吼大叫,是心虚的表现。常月灵并非没有对师弟杨一峰产生一丝丝的怀疑,可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。总要问过当事人,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。就像上一次,这小猪妖说是师弟炼制的万爱丹,自己回去一问,立刻真相大白。师弟矢口否认,说不是他炼的,真相不就出来了吗。

    师弟不仅诚实,还很公正,也没说是小猪妖炼的,并做了一番鞭辟入里的分析,认为后者实力不够,多半炼不出那邪丹。一切恐怕只是一场误会,炼丹的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倘若师弟真是伪君子,岂会不把所有罪名都安在把他伤成那样的无耻小猪妖身上?由此可见,师弟是正人君子,大大的好人、老实人,自己这么聪明,怎么可能看走眼!

    朱有才要是知道常月灵脑子里这些自作聪明的想法,估计会气得吐血。“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”这个道理是没错,可你自己也得有脑子分辨才行,要不然,只能跟着别人的思路走!

    半响没等到回应,而且连猪影都看不到了,常月灵的自尊心受到伤害,咬牙切齿道:“下次再让我撞见你,我一定会,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你!”

    “哼哼哼哼!哼哼哼哼!”远处笑出了猪叫声,紧跟着,朱有才贱贱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既然如此,就请常老师你回宗门后多备备课,以免下回教训不了我,也教育不了我!”

    常月灵气得双手乱砸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半炷香之后,她炸开泉眼,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北山,果然在一棵桂树的枝桠里,找到了自己的金蝉剑和玄黑剑,如释重负间,又对那小猪妖的身份产生一丝好奇,以及无限猜想。

    这猪妖,难道是从哪座仙家洞府……的猪圈里跑出来的?

    又或者,他根本就是一个人类,只是被敌人用卑劣的手段变成了一头猪?

    难不成,是天上的哪位神仙下凡历劫,误投了猪胎,却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?

    据师父讲,数千年前的封神劫,导致许多仙家沦为神灵,百余年前的封圣劫,又导致许多神灵再度降级,沦为凡人,甚至坠入畜生道,所以,这种事情时有发生,并不罕见。

    倘若朱有才也能跟她心灵相通,肯定会感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:常老师,来来来,我的键盘给你,你来写,管保月月女频书榜第一名!

    当夜,朱有才喷嚏不断,连功都没法练。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点齐兄弟,浩浩荡荡赶往小山谷去吃早餐,

    哼哼,去吸妖丹,狗树妖的假丹!

    好消息是,正如朱有才之前预料的那样,他果然已对眩晕花粉免疫,杀入山谷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坏消息是,目的地树去谷空,狗树妖已然逃了。

    望着谷底一个漆黑的大洞,并不断有粉红的花粉溢出,朱有才唯有仰天喟叹,又来迟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自己能发现山下的地道地穴,狗树妖的根系那么发达,没有理由找不到。以那日战斗的表现来看,这货不仅已练出了假丹,并在某种程度上,也会移魂换体,山中草木繁茂,他想跑还不容易?

    他跑得倒容易,可自己往后的生活,只怕越来越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草木皆兵的感觉非常不好,大大的不好。

    从这天起,朱有才连吃瓜都要打起十二分警惕,生怕一不小心,被瓜给吃了。

    瓜也是植物,说不定亦能被狗树妖控制。

    然而修炼饕餮玄功,又需要大量进食,不胡吃海塞的话,极容易缺乏营养和能量,几个月下来,朱有才非但没长,又瘦了一圈,成功从最帅的小猪,变成了一只尖嘴猴腮的大耗子。

    托尼也察觉到朱有才的异状,却不敢离其太近,因为他总感觉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。

    那是猎人看猎物的眼神,饿嗝看美食的眼神,作者看票票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了,我受不了了!”

    这一日,一个山洞里传出一声长长的嚎叫,“打猎,哼哼,必须打猎!”

    饕餮玄功里,只说进食前不能吃血食,并未明言修炼之后,不可以吃荤的,不过朱有才出于谨慎,尽量不去吃肉,最多也就是去高老庄偷点面食。可自从上次被那阿飘尾随,险些铸成大错,他就决定以后少离开福陵山。

    更何况,越来越多的炼气士出现在福陵山缓冲带,高老庄等几个村落作为他们的落脚点,对妖族而言,简直跟鬼门关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缓冲带里的妖族,以妖兽为主,莫说完全化为人形的,连半兽人也很少见。猪之队、螳螂怪托尼、包括花熊父子,全是兽形。那阿飘乃是无息人修炼而成,自然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朱有才见过的唯一的特例,就是那个从云栈洞跑出来的野猪脑袋半兽人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证实了托尼说过的一句话,缓冲带里的妖族高手极少,即便有个把高手,也都尽可能藏匿起来。神魔世界,杀机四伏,故而,猥琐发育乃是万千妖族写在基因里的生存哲学。

    朱有才之前从未主动出去打猎,便是出自这方面的考虑。而更重要的是,他始终过不了心里的一道坎儿。

    在穿越过来之前,朱有才感觉自己找工作都快找成神经病了。现在的一切,会不会是自己病情加重出现的幻觉呢?

    万一前脚刚宰了一个妖兽,跟着眼睛一花,发现自己正站在动物园的狮虎岭里,满手血迹,人赃俱获,被膀大腰圆的工作人员直接扭送公安机关,以杀害珍稀保护动物的罪名给抓起来,那可真是无处说理了。

    这道心理坎儿,看上去很可笑,却也是朱有才生而为人,来自文明社会的表现之一。现代人,多少都有些精神问题。哪怕魂穿了,肉身虽跟不过去,可精神病永存。

    人吃得太饱,又无所事事,便会胡思乱想。然若吃喝都成问题,那么想法设法果腹,就成了第一需求。

    眼下,朱有才已然到了这步田地,所以什么都不顾上了,有道是“识食物者为俊杰”,哪怕一切真的都是幻觉,甚至是黄粱一梦,全都无所谓,必须先吃饱,再论其它!

    既然决定打猎,那就要打点有用的,以安全计,级别较低的妖兽,是为首选。

    可妖兽前面带了个妖字,怎还会傻得满山乱跑?朱有才转悠了几天,也没有任何发现,甚至有两次,差点撞到几个人族炼气士,被其当成妖兽打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又找到太阳落山,仍旧一无所获,正在他心灰意懒,饥肠辘辘之时,忽然间,从左侧密林中传出一阵轻微的哭声。

    那哭声很特别,有一种极其古怪的韵律感,与人类有明显不同,任谁听到了,都能感受到哭泣者的伤心欲绝,对其生出同情。

    可朱有才已如历朝历代逃荒的难民一般,饿得失去了同情的能力,只用0.01秒,就判断里面是个妖兽,立刻口水潺潺,屏住呼吸,慢慢靠近,同时在心里让兄弟们散开,慢慢包抄过去。

    今天无论如何,都要饱餐一顿!

    可离近之后,朱有才却什么都没看到,顿时吃了一惊,心想这妖兽难道在地下?

    急忙将天眼秘术运到极致,却立即瞧见,一团海蓝色的雾气在林间飘荡,紧跟着,哭泣的妖兽从中慢慢显形,赫然是一只巨龟!

    布满花纹的褐色龟甲,活像一个移动土冢,锈迹斑斑的头尾和四肢也都粗壮如树,给人一种土猛土猛的感觉。保守估计,这巨龟的年纪至少在千岁以上。

    大补啊!

    顾不上细琢磨,早饿得头脑发昏的朱有才,满眼直冒小星星,三步并作两步,窜上一棵树,毫不犹豫地大喝一声:“打,哼哼,狠狠地打!”

    霎时间,群猪齐齐现身,饕餮气劲、獠牙秘术、以及我爱拉芳同时发动,一股脑朝巨龟身上招呼。光影交错的密林中,乒乓乱响,火星四溅,七头猪还不停上蹿下跳,调整队形,排兵布阵,哼哼哈兮,打得那叫一个热闹。

    巨龟却似没有任何感觉,继续痛哭流涕,直到猪三戒的白色獠牙险些打到他那双无比黑亮的眸子,他才眨眨眼,厚实的眼皮登时将利刃般的獠牙弹飞出去,接着缓缓转动龟首,抽泣着问: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挠我痒痒干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