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第一猪 > 第十九章 知情权与实力成正比

第十九章 知情权与实力成正比

沐刃晓尘创作的《西游第一猪》, 第十九章 知情权与实力成正比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闪开点,看你爹的!”

    崖底,花熊老大一脚踹开儿子,猛地一挥漆黑粗壮的手臂,竟跟金属球棒似的,又将一块巨石击飞,撞到了正往下疾落的崖体。火星四溅间,几道白光似流星般射向花熊老大,他却不躲不避,浑身肌肉虬起,直接硬扛飞来的暗器。

    “当!当!当!当!”

    白色的獠牙接二连三撞到花熊老大身上,竟发出金石相击之声。待獠牙被弹飞,后者雄伟的身躯上,不过只多了几个小坑,瞬间又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当然,尽管表面完好无损,可这就跟子弹打中防弹衣一样,其实也挺疼的。

    不过有儿子在旁看着,这个逼,花熊老大怎么也得装下去,他大吼一声,右足猛一顿,“轰!”身旁几块巨石竟被震得脱土飞起,花熊老大立即拳打脚踢,令巨石都夹着尖锐的呼啸袭向敌人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。

    朱有才犹在下坠,甚至没看清自己的獠牙有没有立功,却已从花熊老大的怒吼声中,知道对方还活着。

    敌人活着就是威胁!

    心念电转间,六个兄弟齐齐甩头,朱有才吼道:“我爱拉芳!射他!”这句广告词,已成为他让兄弟们一同运转灵发秘术的口令。

    嗖嗖嗖嗖嗖嗖!

    霎时间,数十根头发挟带着一股阴寒之气,如黑色箭矢般射出,有的击碎了袭来的石块,有的射穿了周围的树木,还有一些落入不远处的溪水之中,立刻有不少鱼族翻了白肚皮漂出水面。反正只要一出事,总有无辜之辈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“灵发!”

    花熊老大倒也识货,失声叫了一嗓子。他实在想不通,几头小猪妖怎会使用飘族的秘术?

    可眼下显然不是想问题的时候,花熊老大做出最正确的反应,他拔出一棵手臂粗的小树来回横扫,同时脚底生风,几步窜到儿子面前,结结实实将其护住。

    小树很快被射断,有几根灵发钉在了花熊老大身上,嗤嗤冒起白烟,并发出难闻的气味。

    花熊老大冷哼一声,用力一抖,灵发便被震出,还带出几滴黑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爹!”小花熊看见了血,意识到父亲为保护自己受了伤,染白的熊猫眼红得能拍彩色照片,夹着哭腔道,“别打了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花熊老大理都不理,继续来回挥舞树干,他下定决心,非得找那个无良发型师算账不可。

    这时猪之队和托尼终于掉到了地面。由于早就放出了饕餮气罩,宛若气垫一样垫在下方,朱有才等几只小猪一点儿也没事,只有托尼摔在坚硬的地面上,惨叫不止。

    朱有才却一点也不愧疚,自己已经出手救过他了,两不相欠。不过,这昆虫成精的妖族,确实有点能耐,这么高摔下来,居然还能叫得这么响!

    惨叫声中,托尼挣扎着跳起来就跑,他惊恐地瞥见,花熊老大又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朱有才也不得不跑,他不相信花熊老大在盛怒之下,会听自己辩解,所以打定主意,先避其锋芒,然后,

    另找个时间,交个朋友!

    “轰隆隆!轰隆隆!轰隆隆!”

    后面又传来震耳欲聋的响动,无数碎石呼啸着飞了过来,朱有才不得不放出饕餮气罩防御,片刻之后,他不由得有点想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跑在最前头的托尼,居然抖起了小机灵,竟利用群猪的身形做挡箭牌,所以一块石头都没落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这让朱有才不由得想起一个笑话。说有两个好朋友去山里打猎,不幸撞见了熊瞎子,一人撒腿就跑,另一人绝望地说:“放弃吧,我们跑不过熊的。”前者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是跑不过熊,但我跑得过你啊!”

    螳螂怪打得就是这个馊主意。

    既然你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了!

    朱有才分出一缕饕餮真气,将其运至牙周穴道,准备用獠牙给托尼的屁股来一下。

    既然祸是你惹出来的,那自己的屁股,哼哼,就得自己擦!

    可獠牙秘术即将发动之时,忽见托尼扬起右前肢:“八哥,打上面!”

    朱有才一抬头,就知道自己格局小了,人家托尼没那么无耻。立即惭愧地从谏如流,将白色的獠牙射出,“嘭”的一声,精准地命中右侧一棵参天巨树上的一个物事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直径在五米左右的巨大蜂巢。

    巧克力色的蜂巢像瑜伽球一样翻滚着掉下来,又在倾斜的石面上弹了几弹,从蜂房里流出几缕金黄色的粘稠液体。

    这可是真真正正地捅了马蜂窝。里面的蜂族立刻炸了窝,气势汹汹倾巢而出,却因没看清敌人,直接奔着体型最大的那个而去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碎石迎面袭来,不少蜂族被打落殒命,这让整个族群更加愤怒,悍不畏死地发起冲锋。可怜花熊老大正追得兴起,离最近的一头小猪只有不到三十米,眼见胜利在望,谁知下一瞬,面前多了一团乌云,并不断发出瘆人的嗡嗡声,令他头皮发麻,

    不,浑身都在麻!

    熊猫也是熊,熊族哪有不怕蜂族的?

    花熊父子住在附近,为的就是偶尔偷点蜂蜜,改善一下伙食,也因此,早就跟这里的蜂族结下大仇。而朱有才的举动,相当于把水搅浑,不仅完美自救,还狠狠坑了花熊老大一把。

    “哎呦!哎呦!哎呦呦!”

    几只工蜂稳准狠地扎中了花熊老大的脑袋和身体,后者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。其实那蜂针未必就比朱有才的獠牙秘术和灵发秘术厉害,可世间万物,一物降一物,花熊老大一见到蜂族倾巢出动,胆气就弱了。胆气弱,步步错,防御能力也跟着骤降。区区几根蜂针,便让他禁受不住,而蜂族主力大军更将转瞬杀到眼前!

    花熊老大斗志全消,急中生智,用力向后仰去,借着惯性连续滚了几圈,待转过身体,四肢着地,一边疾速狂奔,一边高声示警:“无敌毒皇蜂来了,小黑跑,快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人家儿子叫小黑,你却将其染成了北极熊,花熊老大不找你玩命,找谁玩命?”

    两小时后,朱有才的山洞里,当他得知事情的大致经过后,顿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螳螂怪托尼则是满脸的委屈,不停为自己辩解:“是那小子让我染的,顾是大王,我能不听吗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染上去的,洗一洗不就好了。”朱有才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洗不掉的。”托尼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,“那染料是我自己调出来的,成分比较复杂。唉,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过了冬天,那小子换毛,或许会好点儿。”

    又自怨自艾起来:“我也是一时技痒,才干出这种蠢事。小孩子的发型和发色,又不归他管,而是归他爹管,当初问清楚不就好了,现在结了一个大仇家,这可如何是好?这可如何是好?”郁闷地直拿脑袋撞墙。

    朱有才蓦地想起自己上高中时,有一次在月末回家前,跟城里同学去理了一个新潮点儿的发型。无非就是鬓角留得长了一些,等回到家,老爸瞧见了,竟勃然大怒,拧着自己的耳朵来到村头的理发厅,硬让理发师瘸子哥帮自己剪回普通的“分头”。若是自己那时敢染发,或者留长头发,暴躁的老爸非让瘸子哥给自己刮光不可!

    往事意难忘,亲恩万年长。朱有才坚决要剪掉所有头发,也有借此怀念远方父母的心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,朱有才安慰道:“要我说,这不是什么大事儿。这样吧托尼,你最近也别到处去理发了,就留在我身边,我和我一帮兄弟的头发,任你摆弄。等开春小黑换毛了,从北极熊变了回去,你主动登门跟花熊老大认个错,他那时也该消气了,又有用得到你的地方,自然不会再跟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托尼大喜,连连作揖表示感谢。接着朱有才就让两个兄弟去旁边给他“抠”出一个洞穴,托尼便这样住了下来,成为猪之队的专业发型师。

    几天的时间里,朱有才跟托尼越发熟络,便从他嘴里得知了不少相对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目前所处的这片区域,是人族炼气士和福陵山妖族的缓冲带,而这样的缓冲地带,几乎每个大型山脉都有。这是上古的人族领袖之一伏羲,与乾坤妖祖中的唯一女性,女娲娘娘签订的契约内容之一。

    基于契约中的条款,人族炼气士不得大举围剿深山中的妖族,仅可在缓冲带进行历练。而妖族则不得离开深山区域,也不能攻击山脉周边的人类村庄,更不可收留人族的叛徒和罪犯。

    妥妥的不平等条约,可“落后就要挨打”是自然法则的第一推论,妖族只能忍气吞声,直至今日。

    实际上,自从截教土崩瓦解,妖族不仅失去了大量的地盘,连跟人族谈判的资格,几乎都没有,也就是受万民敬仰的女娲娘娘居中调停,人族才没有厉兵秣马荡平千山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契约也和文明世界的法律一样,不可能约束到诸天万族每一个生灵。阳光给世界带来光明,但黑暗总是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由此契约构建起来的乾坤框架,却可以在极大程度上,让双方的主体势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相对能够和平相处。

    简单一句话,就是说妖族主体不能离开深山,人族主体也不能进入深山,至于缓冲带,则是三不管地带,是万族冒险家的乐园,只要动静闹得别太大,想怎么打就怎么打,大能们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花熊老大,就是福陵山缓冲带里的一位老资格的枭雄。不过,他并不是福陵山的原住民,而是从其它地方搬来的,因此实力虽强,却和深山里的妖族尿不到一壶,也就没去那里。

    朱有才想想也是,福陵山地处西牛贺洲乌斯藏国,不管该国有没有建立,这里显然都不是中华地界,自然就不该有熊猫。

    不过自家的国宝跑到国外,仍能打出一片天地,从过江猛龙变成一方枭雄,朱有才想想就自豪。

    这个朋友,我交定了!

    只可惜,知情权与实力成正比。其它权利也都如此。因此发型师托尼知道的很有限,对天下大势和福陵山妖族的了解,仅限于此,而且真假难辨。至于云栈洞,他更是连听说都没听说过。所以,朱有才思前想后,决定把下一阶段的工作重心,都放在“交个朋友”上。

    成年人交朋友,向来先交物再交心。“物”可以是帮忙办事,可以是共同爱好,但主要还是礼物。朱有才首先想到的是竹子,可寒冬将至,哪有什么好吃的竹子。还是托尼从旁提醒,说花熊父子其实更爱吃蜂蜜,哪怕吃竹子,也得整点蜂蜜蘸着吃。

    想起蔬果沙拉的美味,朱有才情不自禁口水潺潺。举蹄抹了抹,随即猜到花熊父子为何出现在那山谷附近,可不就是打那蜂巢的主意吗。这点在托尼口中得到印证,他是听熊猫小黑说的。

    不就是蜂蜜吗,兄弟帮你找!

    从此以后,朱有才在练功之余,漫山遍野寻找蜂巢。起初纯粹为了蜂蜜,但慢慢回过味来,这样采集野蜂蜜能采多少,当然是人工养殖来得快啊!

    这个想法当然是好的,可光有想法,没有办法,只能碰得满头包。而且是实实在在的满头包。虽死不了猪,但是疼啊,疼得受不了!

    几次之后,朱有才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。养蜂是技术活儿,自己并非古墓派那种养蜂专业户,怎么做得来?还是老老实实的……偷吧。

    不过,福兮祸之所倚,祸兮福之所伏。在与蜂族斗智斗勇的过程中,他又有一个新发现。

    蜂族只逮自己一个人蛰,却不碰猪二戒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一琢磨,朱有才便找到了原因。就像蚊子不喜欢花露水的味道,蜂族也不喜欢灵发的味道,几乎不会主动接近。

    朱有才自己也不喜欢,还寻思着让托尼帮兄弟们调配一些植物洗发香波出来,去去味儿,可发现这一点后,也就暂时作罢,决定暂时牺牲自己的好恶,成全朋友的口腹。

    半个多月后,初雪悄然而至。

    这一晚,朱有才正在练功,猪四戒带着托尼来找他,后者紧张兮兮地汇报:“八哥,有个人族炼气士进了两里地外的一个山洞,好像在炼什么丹药!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,哼哼。”朱有才起身道。随着实力的提高,尤其是当得知缓冲带里并不会出现太强的人族炼气士和妖怪,他的胆子便越来越肥了。

    七头猪妖和一个螳螂怪火速组队出发,外面已风停雪住,泛着幽蓝色光芒的地面上,几乎没有任何足迹。整座山脉银装素裹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等离目的地近了,朱有才运起饕餮玄功,悄悄来到洞口。他虽是妖,身上却没有妖气,因此自信绝不会被炼气士或者符阵发觉。

    事实也确是如此,他运起天眼秘术,窥探良久,却始终没有惊动洞内的炼气士。后者面如冠玉,身体颀长,背负一柄银光闪闪的宝剑,看上去即英俊,又威武,朱有才不禁有些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炼气士的面前,是一个土制丹鼎,鼎下火苗正旺,鼎内异香扑鼻,闻着闻着,朱有才忽然感觉有点儿头晕目眩,急忙运气抗衡。这时只听那炼气士欢呼一声,伸手一拍丹鼎,一粒蓝色的小药丸跳到空中,炼气士将其抄在掌中,脸色也映得靛蓝,桀桀怪笑道:“有了这枚万爱丹,常月灵啊常月灵,看你这次如何逃出我杨一峰的魔爪,呸,手掌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