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第一猪 > 第八章 心善莫炼气

第八章 心善莫炼气

沐刃晓尘创作的《西游第一猪》, 第八章 心善莫炼气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数日后,一个堆满垃圾的山洞内,七头盘蹄坐在地上的小猪,同时睁开明晃晃的双眸,洞内为之一亮。紧跟着,一头额上有黑斑的小猪眨了眨眼,远光灯般的眼睛变成了近光灯,再眨几下,又变成了示廓灯,再眨,终于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望着满地的垃圾,其实就是一些果核果皮,还有一些腐烂的水果,正一阵阵发出酸臭气味,上面的苍蝇黑压压一片,嗡嗡作响,朱有才有些想吐,又有些无奈。这饕餮玄功哪儿都好,就是有点,

    费山洞。

    原因无它,除了第一次运转饕餮玄功,吸入天地灵气可以稍稍管饱外,接下来再练,吸收的能量再也跟不上消耗的能量,便会越练越饿,若身边没有食物,收功后饿得难受,恨不能逮什么吃什么,连石头都能啃去半拉。

    故而,每次练功之前,朱有才都得提前备好大量瓜果桃李。可这量没个定数,且水果极容易腐烂,因此经常出现开头一幕。

    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,让朱有才打扫卫生是万万不可能的,所以,练一次功换一个山洞,就成了常态。

    连搬了几次家,也让朱有才对福陵山脉有了初步的了解。与想象中完全不同,这里大到令人发指,大大小小共有数十座山峰,山峰之间,还有不少高耸入云的“山柱”,其它地貌,亦应有尽有,就连湖泊也有十余个。

    但朱有才从不敢往福陵山脉深处走,修炼饕餮玄功的时间越长,他的各种感官就越强,常常听见云雾缭绕的深山中,传来各种奇奇怪怪的响动,直觉告诉他,那绝不是普通的兽吼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朱有才自己吓唬自己,寻找食物或山洞时,上空时常响起刺耳的音爆,抬头望去,总会有五颜六色的光芒一闪即逝,朱有才的眼部穴位已开,自然能够看清,哪里是什么光芒,分明是一柄柄飞剑!

    不仅是飞剑,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云彩不时掠过,虽看不清上面有什么,也没有飞剑破空带来的音爆,可那种强大的威压,足以令朱有才更加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乘云相比御剑,就像超跑之于bba,显然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朱有才还曾远远望见若干炼气士从地面路过,不过,他总能带着兄弟们及时避开。这倒不完全是由于直觉敏锐,也跟饕餮玄功是仙家功法,故修炼起来,没有妖气溢出引人注意有关。

    除了老花死的那天,朱有才再没遇见巨灵宗的那两个王八蛋。他不是没想过报仇,却也只能想想罢了。一来,那两人虽只是半吊子,却也比目前的自己强得多。二来,即便侥幸能够血刃仇人,可万一撞见真正强大的人族炼气士,那就相当于是去送人头,哼哼,送猪头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自己曾在老花面前发誓,要好好照顾兄弟们。

    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妖族复仇,百年未迟。小爷我可是猪八戒!

    巨灵宗是吧,你跑得了人,跑不了地儿,等我神功大成,必亲自上门,算算总账!

    这样安慰着自己,朱有才带着兄弟们日夜苦练,并将其分别命名为二戒、三戒、四戒……直至自己这个盗版猪八戒。

    尽管老花死了,但它永远是当之无愧的猪一戒。

    这些天里,朱有才的生活就三件事儿:采水果,找山洞,练玄功。练功虽跟上学一样枯燥,却比前两件事轻松了不少。他总是担心兄弟们吃得不好,睡得不好,有时半夜突然惊醒,眼睛都睁不开,还得伸出蹄子去清点人数,生怕被过路的妖兽叼走一头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段日子修炼饕餮玄功,确实取得很大进步,可朱有才感觉自己心力憔悴,鱼尾纹都快长出来了。

    家庭煮夫不容易啊!

    哀叹猪生之多艰的同时,一个念头也不可抑制地冒出来。不行,不能再吃水果了,得补一补,吃点好的,没有好的,吃点人吃的东西也行。

    几天后,朱有才终于下定决心,要带兄弟们前往高老庄打秋风!

    出发前,朱有才的心情是忐忑的,生怕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”这句谚语,应验到自己身上,因此格外小心谨慎,甚至设计了三四套计划,并选择在雨夜出动,尽可能确保自身安全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,所有的计划都没用上,夜空中既未出现上次那种符纸,村子里似乎也没有炼气士坐镇。七头小猪摸进去后,嗅着味道钻进一些人家的厨房,风卷残云般吃光抹净,又打包带了一些,胜利返回山中。

    路上,朱有才不断打着饱嗝,心中既无比满足,又有些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巨灵宗那两个孙子果然走了,虽说这仇早晚要报,可如此任由仇人离去,心里不免有些疙疙瘩瘩。

    另外,除了如泣如诉的风雨声,高老庄内诡异地静寂,好像人都死光了一样,让朱有才总感觉哪里不大对劲。

   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!朱有才不再乱想,又从包袱里摸出一张饼,一边啃,一边冒雨赶路。

    走了几十里,雨势越来越大,他运起天眼秘术,两道黄澄澄的目光四处搜寻,发现左前方的崖壁上,垂着帘子般的藤蔓,后面有个山洞,便命群猪全速前进。

    待离近一些,朱有才让猪二戒先去查探,看看里面有没有野兽,有的话,就“请”它挪个地儿。

    猪二戒还没走几步,洞中已隐约传来忽高忽低的笑声,朱有才浑身一震,扭头便想离开,就在此时,夜空中传来强大的能量波动,差点将他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朱有才急忙动起心念,控制其余六头小猪迅速向自己靠近,同时疯狂运转饕餮真气,下一瞬,一个椭圆形的透明气罩陡然出现,不仅将那威压挡在外面,就连潺潺的雨水也沿着气罩的弧度,悄然滑落。

    朱有才心中稍定,抬头一瞧,眼角暴跳。只见四张明亮的符纸,无视雨水的冲刷,聚在一起,越转越快,顷刻已形成一个漩涡,紧跟着,一道雪亮的闪电如利刃般跳出漩涡,劈开雨帘,猛然击下!

    “轰!”闪电正中气罩,无数电离子宛若烟花般绽放,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金色氤氲,涟漪似的圈圈扩散,周围一些长草与小树受到波及,皆被轻易斩断。

    “何方妖孽?”一个铁塔般的身影提着长剑跃出山洞,色厉内荏地吼了一嗓子。正是大圆脑袋炼气士。他瞧向被闪电劈中的地方,见那里出现一个黑黢黢的坑洞,又迅速被雨水灌满,这才悻悻回洞,瓮里瓮气道:“师兄,那触动了闪灵符的妖兽,已被劈成飞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破地方,过路的妖还真不少,以后再也不来了!”矮个子炼气士盘腿坐在地上,右手摩挲着一个漆黑的葫芦,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自己的师弟掏出几张闪灵符又朝外走,急忙阻止: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“万一再有妖兽靠近……”大圆脑袋站在原地,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妖兽又不像你这般蠢,怎会看到闪灵符还敢靠近!”矮个子炼气士拍着葫芦,吹胡子瞪眼,“符纸不要钱呐!”

    大圆脑袋被骂得没脾气。出门在外,师兄如父,仰仗他的地方多了,如何还嘴?遂将闪灵符塞回怀中,期期艾艾坐下,和矮个子都没发现,洞口雨帘之外,已多了一双喷火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冤家路窄!朱有才恨恨地想。

    刚才那道人造闪电,虽一下子就劈碎了饕餮气罩,可猪之队却抢先一步逃掉,故而不仅都毫发无伤,还让朱有才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自己一头猪,哼哼,一个人虽无力抵抗,可兄弟们同时出手,即便对方的符纸升级了,也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要是能关门打狗就更好了!

    大圆脑袋一回洞,隐蔽在草丛里的朱有才,立刻让兄弟们按计划散开,自己则敛去气息,悄悄靠近山洞。兵法有云: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先瞧瞧这两个王八羔子搞什么鬼再说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炼魂葫芦有违天和,咱们这么做,有点不妥吧?”

    山洞内,大圆脑袋望着漆黑的葫芦,战战兢兢地说。他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从葫芦里渗透出来,葫芦表面也缓缓蠕动着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其中不停挣扎,随时可能脱困而出。

    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天地尚且如此,咱们这样做,又有何不妥?心善莫炼气,炼气无禁忌。师尊没有教过你吗?”矮个子炼气士斜了他一眼,气哼哼道,“高老庄的那些泥腿子,说咱俩没替他们抓到猪妖,不肯给足报酬,还说除掉大猫是咱们分内之事,直接一毛不拔。他奶奶个腿儿!”

    洞外,朱有才本听得有些云山雾罩,这会儿却险些笑出声。群众里有高人啊,赖账也有理有据。炼气士斩妖除魔,可不就该免费嘛。更何况,这两个王八蛋根本没出力,大猫是自己干掉的!

    哼哼,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,赖的好,赖的妙!

    那矮个子炼气士的声音,继续传入朱有才的耳中,接下来的话,却叫他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不给钱是吧,就拿命来抵债!”洞内,一张用来照明的符纸,被冷风吹得明暗不定,矮个子拍着葫芦,理直气壮道,“没了大猫帮忙采集天材地宝,只好拿那些刁民的魂魄来炼定魂丹,否则,回去怎向师尊交代?”

    阴阴一笑,又道:“嘿嘿,高老庄的人虽敢赖我马行天的账,却也罪不至死,每家每户收走一魂二魄,让他们变成傻子和呆子,这账就算清啦!”

    大圆脑袋一听师兄并没有杀人,心中轻松不少,随口奉承道:“师兄恩怨分明,阿柱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自己感觉高老庄不大对劲,原来很多村民缺了一魂二魄!

    只是少了你一点钱,你就让那么多的人变成傻子和呆子,什么巨灵宗,根本就是巨邪宗!

    朱有才暗骂不止,心念蓦地一动,却是其余几头小猪发来心电感应,告知他一切皆已就绪。

    朱有才默运饕餮真气,直接跳到洞口边缘,二话不说,先朝里面射了几团饕餮真气,不仅打灭了那照明符纸,炼气士阿柱因体型太大,也中了一记,直接惨嚎倒地,颈部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“巨灵小贼,卑鄙无耻,哼哼,我,我天蓬宗今夜就要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编完几句瞎话,朱有才就往一侧开溜。下一瞬,洞内传来几声怒喝,随即只听轰隆一声,却是马行天想往外闯,结果撞到了一堵透明的墙壁,登时反弹回去,摔得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这透明墙是朱有才和三个兄弟联手布下的,马行天不知为何物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心中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,他没瞧见朱有才的模样,却清楚既然敌人偷听在前,偷袭在后,自己若再不使出绝招,定难活着离开这山洞。

    马行天从怀中掏出几张闪灵符,朝前猛一甩,一道闪电如长剑般击出,登时刺破了堵在洞口的饕餮气罩,凄风冷雨扑面而来,他心中大喜,刚要往外冲,不成想,被爬过来的师弟阿柱抱住大腿:“救我!师兄救我!”

    “蠢材!”马行天的牙缝中迸出两个字,弯下腰,伸出左手,却非救人,而是将阿柱怀中所有符纸全部夺来,接着反手一剑,斩断后者的右臂,不顾对方的惨叫,拔足向洞口猛冲,同时将夺来的符纸先扔出去,以免有人埋伏。

    谁料,危险不在门口,而在上方!

    就在那些符纸在外面炸开之时,洞内也跟着轰隆隆作响,马行天本以为是回声,谁料一块巨石兜头砸下,他急忙举剑过顶,将其斩碎。

    然而他斩碎一块,又来一块,洞内似下起了雹子,令他疲于应对,距洞口不足两丈的距离,却像隔着千山万水,始终无法靠近。须臾间,马行天就被几块大石挤在中间,不等他挥剑自救,只听轰隆一声,整个山洞突然坍塌,将这对作恶多端的师兄弟,全部活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