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第一猪 > 第二章 此间金丹不如狗

第二章 此间金丹不如狗

沐刃晓尘创作的《西游第一猪》, 第二章 此间金丹不如狗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救命!救我!”老里正肝胆欲裂,大声呼救。

    老里正是高老庄的泰山北斗,独处的时候掉进粪坑就算了,岂可让他在全村老少面前横遭不测!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无数人行动起来,将手中捕兽的绳索,以及捕鱼的网子全都扔了出去。还有几个小伙子直接挡在老里正身前,充当肉盾。他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就算密集的箭矢射过来,也不会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“轰!”地动山摇,天昏地暗,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待尘雾散去,村民们望见老母猪老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,登时发出一阵阵欢呼,可紧接着,就发现它的巨臀下面压着几个小伙子,小伙子下面还有一层,不是德高望重的老里正还能是谁?

    老母猪一边嚎叫,一边扭动,每扭动一下,小伙子们都在肉褶子里哭爹喊娘一阵,老里正却很稳重,从始至终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有人不禁大声夸赞老里正是过来人,承受力强,等离得近了才看清,老里正已经口吐白沫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“老里正被母猪砸晕啦!”

    所有人争先恐后上前解救老里正,谁也没在意,一头脑门上有黑斑,肤色偏白的小猪崽儿,瞅准时机,从老母猪的左耳下面悄悄滑了出去,以最快的速度,冲出了高老庄,在密集的灌木丛中一闪即没,消失在原始森林边缘处。

    大约跑了一个小时,来到一个山谷,天色渐暗,朱有才终于停下脚步。只听水声潺潺,空谷传响,一条清澈的小溪蜿蜒流淌。朱有才大喜,在确定附近没有野兽出没后,一头扎进水中,咕嘟嘟喝个不停,仿佛肚子里有个无底洞似的。喝着喝着,他索性跳入水中,边喝边洗。

    这一跳不要紧,朱有才又有新的发现,自己竟能像鱼儿一样,可在水底呼吸,而溪水格外凉爽,浑身毛孔都舒服地开张了,疲倦感和疼痛感全都像秽物一般排出体外,一身轻松。

    莫非又是饕餮玄功在起作用?

    朱有才喜出望外,干脆沉入水底,任暗流推行,精神则高度集中,又开始翻看脑海里的饕餮玄功。

    初得这卷功法秘籍时,朱有才的处境十分恶劣,因而没有细想,为何饕餮玄功如此惊世骇俗,猪八戒却未曾修炼?

    此时细想当初略过的总纲介绍,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饕餮玄功开卷曾言,修此功法之前,身不做非礼之事,心不想非礼之物,不食荤腥,不犯恶行,方得机缘。初时可择天地灵气入体,炼气锻体,冲穴开窍。修至高深处,世界万物皆可一口吞之,为我所用……”

    那正版猪八戒,彼时乃是高高在上的天蓬元帅,然发现自己竟错投猪胎,沦落猪圈,这种巨大的落差,使他狂性大发,“咬杀母猪,打死群彘”,如此一来,便失去修炼饕餮玄功的先决条件,从而让朱有才捡了便宜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猪八戒压根看不上这门功法的可能,毕竟,他曾是大罗金仙,投身自带天罡三十六变和绝世神兵九齿钉耙。这两样都没给自己留下,或可证明这点。

    可不管哪个原因都无所谓。西游世界,神魔遍地,杀机四伏,这不见于经传的功法,是自己保命的根本,必须勤加练习。

    等朱有才想清楚的时候,不知不觉间,已被暗流推到数十里外的一处湖泊,泡得皮肤都有些发白了。他正准备上岸透透气,忽然间,外面传来些许动静,急忙躲在一石缝位置,凝神戒备。

    “松大叔,又有人族炼气士御剑飞过去了,一二三四五,一共五个!”一个尖细的嗓音传来,语调中带着几分好奇,“他们到底来咱们福陵山脉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树祖在上!小花,你小声点,万一被那些前来历练的人族炼气士发现,你我肯定小命不保,被炼制成法器或者丹药!”被称为松大叔的家伙,爹味十足地斥责,可不管他如何压低声音,都比小花的声音要高。

    透过湖水,朱有才看到岸边有一棵松树,轻轻摇晃着绿色的树冠,发出沙沙的人语,旁边有一株粉色的奇异小花,缓缓转动着花蕊,似在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树妖,哼哼,还有花妖!

    朱有才吓得差点叫出声,蓦地想到自己也是个妖,既然大家是同类,那还怕个屁,这才稍稍镇定。

    那叫小花的花妖沉默半响,恨恨道:“这些人族炼气士为何如此可恶?我们好端端地待在福陵山中,与他们无冤无仇,他们为何非要来我们的家园为非作歹?大家和平共处,各自安安静静地修行,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小花的身体越想越气抖冷,喋喋不休道:“还有福陵山中的那些动物妖系,他们跟我们一样,都饱受人族欺凌,为何不团结起来一致对外?至少,至少也不该同室操戈,老对我们植物妖系下毒手!”

    动物妖系?植物妖系?

    听到两个相对陌生,却又能轻易理解其义的词汇,朱有才不由得感觉有些好笑。弱肉强食乃是自然法则,这个花妖的脑袋还真是简单。

    就听那松大叔轻咳两声,反问道:“小花,你不也经常用你的眩晕花粉,迷倒昆虫和一些小动物,然后将它们变成花肥,来帮助自己修行吗?”

    小花被问住了,半天才憋出一句话:“那不一样,是它们自己送上门的!”

    去饭店吃饭,和叫外卖,敢情还有区别了?

    这小东西,不仅是个妖怪,还是个双标怪,朱有才在心里给那花妖打上标签。

    松大叔看来是一棵“过来树”,笑了笑,没有继续纠缠于这个问题,而是长叹一声道: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若活,我幸;若死,我命。咱们植物妖系在未化形之前,只能一切随缘,生死看淡,否则,不仅影响修为,还容易暴露自己!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跟他们拼了!”小花到底是个年轻妖,容易上头,抖动着花瓣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拼,拿什么拼?跟谁拼?”

    松大叔冷哼一声,恨铁不成钢道:“这天底下,哪怕级别高过对方,又有几个植物妖系,是动物妖系的对手?又有几个动物妖系,是人族的对手?小花,你要时刻记得,识时务者为俊杰,不识时务要拼爹!你没个好的出身,还是识时务点为妙。”

    小花一脸不忿,却不言语了,松大叔则打开了话匣子:“今时今日,已是人族之天下,能击败人族的,只有他们自己!我们妖族,能活一天算一天吧!唉,这既是天道之循环,也是人族与妖族的修炼环境和方式不同所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松大叔,您见多识广,给我说道说道呗。”

    小花好奇心起,毕恭毕敬地问道。水底的朱有才也竖起了耳朵,打算充当一名旁听生,听听这位松大叔的高论。

    好为人师不要紧,只要能答疑解惑就行。松大叔也没让他失望,三言两语,让朱有才对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有了一定了解。

    自上古轩辕黄帝带领人族战胜末代妖皇蚩尤后,人族愈发兴旺,天才似泉涌一般层出不穷,万族莫敌。可人族真正到达鼎盛时期,靠的却是宗门传承。

    一代又一代的人族炼气士,逐渐确立了宗门培养与外出历练相结合的修行方式。各门各派的宗旨和修炼功法虽各有千秋,然在天道的约束下,又统一于同一个等级进阶体系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人族炼气士,都要经历“筑基、金丹、元婴、渡劫”四大阶段,方能成仙。而成仙之后,又要经历“真仙、天仙、金仙、圣人”四大阶段,才能得享大道。

    至于击败了巫族,主宰乾坤数亿年的妖族,因种族繁多,其中的天才,无论是天赋还是数量,都不弱于人族。但是,也正因种族繁多,各种矛盾争斗,都多如牛毛,且无法化解,这才让后起的人族抓住时机,将其分化瓦解,逐一击败!

    妖族被击败后,全盘退出平原沃野,散入山海洞天之间,其后,妖族天才虽多,却未汲取任何失败教训,仍是散沙一般,各自为战,只恃武力,不重传承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在人族大能的打压下,妖族强者被屠被奴,弱者永无出头之日,支撑一族兴起的中坚力量,始终无法形成,就连等级进阶体系,也是万古不变,粗放落后。

    有那闲得没事干的圣人,实在看不下去,用严谨玄学的方法,将妖族修炼体系加以梳理,用人话说就是:

    炼气期(妖兽):以兽体修炼,凝聚妖气。

    化形期(小妖):脱兽化形,妖气化丹,虽能得人体,却不得人形,故此丹为假丹。

    妖丹期(大妖):假丹去,真丹现,出入乘云,纵横天地。

    炼神期(天妖):天火焚去妖体,名妖实仙,法力通天。

    飞升期(妖仙):去妖籍,列仙班,三花聚顶,堪比金仙。

    圣族:超凡入圣,为万灵之祖,天下共敬之。

    松大叔的一番见解,令花妖小花和朱有才都有醍醐灌顶之感,后者一琢磨,尴尬地用蹄子直刨坑。敢情自己现在连个小妖都不算,顶多算炼气期的妖兽,大致等同于筑基期的人族炼气士!

    才筑基期啊,太low了!

    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。想到这西游世界里的漫天神魔,朱有才顿时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本以为猪八戒留下的饕餮玄功是仙家秘籍,只要自己勤加修炼,几日内就能白日飞升,天下无敌。现在才意识到,哪有什么白日飞升,只有白日做梦。自己莫说成仙得道,体内连妖丹的影子都没有!

    朱有才很清楚,西游世界可不是一般的修真位面,说得难听点,在这一亩三分地里,神仙遍地走,金丹不如狗!松大叔所述的人族等级体系,亦直接表明了这点。

    在朱有才看过的一些修真小说里,筑基期离金丹期,基本还差好几站地呢。那些书中,但凡修成金丹的炼气士,哪个不牛气冲天。而在这个位面,筑基上面居然就是金丹,其它阶段全都略去,后者不贬值那才奇怪了。

    此间金丹不如狗,可我连这都没有!

    悲了个催的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差点被一帮普通村民给宰了,朱有才更觉前途一片渺茫。

    同时,也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我都穿越了,难道还得继续躺平?那我离开猪圈干嘛?一直待在里面,有吃有喝多好!

    思绪电转间,朱有才终于下定决心,拼一把!

    毕竟,饕餮玄功我才开始练呢!

    古语云:三人行必有我师。若向这松大叔当面请教,他虽然不懂饕餮玄功,自己也不能跟他说这件事,可毕竟是妖族前辈,只要肯指点一二,定对自己的修行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朱有才打算上岸一试,即便被拒也无所谓,反正自己跑得比对方快,没有安全之忧。

    谁料,正当他从水中探出脑袋,满脸堆起笑容之时,一阵阴风蓦地吹过,平静的湖面荡起层层涟漪,紧跟着,岸边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叫!